甬舟本曾骨肉连
甬舟本曾骨肉连

作者:林上军 王建富  发布时间:2020-03-30   浏览次数:

如果两个区域有边界相连,肯定有说不尽道不够的渊源故事。宁波和舟山隔海相望、一衣带水、齿唇相依,自然少不了值得回味的历史故事。

舟山至今有“甬”的影子


宁波有条甬江,众所周知;舟山有个甬东,却鲜为人知。

这个甬东位于舟山本岛中间地带,处定海城区东面,它与当年的吴王夫差还有些故事。据《左传·哀公二十二年》记载:冬十一月丁卯,越灭吴,请使吴王居甬东。说的是春秋时期,当年的吴王夫差牢记越国之仇,卧薪尝胆,终以三千精兵吞并越国;然而,因为好大喜功、放松警惕、北上争霸,最后被越国勾践反戈一击,落得流放甬东的命运。

史书记载,舟山定海县(旧名昌国县)也曾是宁波府(明州府)下属的一个县,到现在还有人误以为甬舟是隶属关系,四大佛教名山普陀山似乎也在宁波境内。

甬舟处中国海岸线中心,向来是长江出海口与国际航道的重要交汇处,因此这一带部分海区及岸埠的海上贸易要比其他地方发达。在公元前221年秦始皇统一天下之初,设置了鄮县——一个因贸易而生的城镇。其时,舟山群岛虽然早已有人居住,但还处在默默无闻,偶见于商人和方士口中的“海上仙山”。因为没有专有的地名,商人和方士们往往以“甬东”和“海中洲”来泛指包括舟山群岛在内的海上岛屿。也就是,估测一下是甬江东面的那个地方和海面上的那些岛屿。

这个“甬东”之名,一方面凸现了舟山与宁波距离之近,另一方面也说明很早以前的舟山海岛,因为交通相对不便、人居稀少、文化缺失,终究还是一个被边缘化的岛居。


“鄮”字折射甬舟自古繁华


读者是否注意到,这里出现了一个会意字—鄮。从古人造字的角度看,“鄮”字从“贸”从“邑”,“贸”与“邑”合在一起,意为因贸易而兴盛的城镇。鄮县的县治设于古甬江口,即今宁波市鄞州区五乡镇鄮山山麓的同岙村一带,管辖区域包括今宁波市鄞州区、北仑区及舟山群岛。

开元二十六年(738年),开创了“开元盛世”的唐玄宗,试图进一步加强鄮县的管理,扩大外贸规模,批准了江南东道采访处置使齐澣等官员的请求,升原由鄞、鄮、句章三县合并的“大鄮县”为明州,下设慈溪、翁山、奉化、鄮县4个县。

唐大历六年(771),为方便对奉化江、姚江、甬江交汇之处的三江口新贸易中心和舟山群岛海上航路的管理,朝廷迁鄮县县治至宁波三江口。这其中的翁山县,就是以舟山群岛为主体,主要从防卫明州港的海上安全出发而设立,当时人口仅有数千人。

鄮县升格后之所以取名为明州,史书的说法是以四明山为名,但其中是否包含了唐玄宗希冀以此次行政区划调整,为大唐走向海洋带来光明前景的涵义,也未可知。

南宋第四代皇帝宋宁宗赵扩继位后,将明州升格为府,并以年号将之改称为庆元府。后明朝朱元璋又将此改为明州府。

但是,过了十多年以后,一个名叫单仲友的鄞县读书人,却提出了一个影响了一系列地名命运的建议:“明”是大明朝的国号,明州地名与国号名重名,应当避讳。于是,公元1381年朱元璋从明朝水军薄弱,海防困难以及明州府下有定海县的思路出发,取“海定则波宁”的意思,将明州改称宁波府。宁波地名从此沿用至今。


地名变迁   阐释甬舟渊源


舟山别名翁山、翁洲、昌国。现辖定海、普陀2区和岱山、嵊泗2县。唐开元二十六(738)析鄮县东境置翁山县,属明州。治镇鳌山下(今属定海区昌国街道)。大历六年(771)废。

北宋熙宁六年(1073),原鄞县县令王安石,奏请宋神宗帝恩准在旧翁山县地重建军县治——“昌国”。其意在“东控日本,北接登莱,南亘瓯闽,西通吴会,实海中之巨障,足以昌壮国势焉”。析鄞县东境置昌国县,仍属明州。明初实施海禁后,昌国卫又内迁到了宁波的镇海、象山。

元至元十五年(1278年),升为昌国州,属庆元路。明洪武二年(1369年)降州为县。洪武二十年(1387年),朱元璋撤销了昌国县,将原昌国县管辖的舟山群岛改隶于定海县,这个体制延续了300年。

清康熙二十五年(1686年)农历五月,舟山镇总兵黄大来会同浙江巡抚赵士麟等,向皇帝提出了在舟山群岛重设县治的建议。翌年农历五月,康熙皇帝批示,“山名为舟,则动而不静”,舟山与宁波相邻,海定才能波宁,下诏改“舟山”为“定海山”,并亲自挥毫写下“定海山”三个大字,赠赐给地方官员,此匾(复制品)现藏于定海御书楼。于是,根据康熙的指示,清朝廷于康熙二十七年(1688年)批准在舟山群岛设立定海县,属宁波府。并将始建于后梁开平三年(909年)的原定海县(现宁波市镇海区及北仑区)改为镇海县。道光二十一年(1841)定海县又升为定海直隶厅。宣统三年(1911年)改厅为县,直属于省。

不变是相对的,变化是绝对的。进入20世纪,舟山的隶属频繁变化。1914年改隶会稽道。1927年废道,直属于省。1936年属浙江省第六行政督察区。1947年改为第三行政督察区,次年改为第二行政督察区。

到了解放后的1950年,舟山大部分岛屿属宁波专区。1953年析定海县为定海、普陀、岱山3县,与自江苏省松江专区划入的嵊泗县合置舟山专区。1954年增辖原属宁波专区的象山县。1958年撤舟山专区,象山县复归宁波专区,合定海、普陀、岱山、嵊泗4县为舟山县。1962年复置舟山专区。1967年改为舟山地区。1987年设舟山市。以舟山群岛建市得名。“舟山”原为县治南面的小岛,“有山翼如,枕海之湄,以舟之所聚,故名舟山 。”


宁波帮有不少舟山人


血脉相系、命运相连的宁波和舟山,不但地缘相近,而且人文相亲。以著名的宁波帮为例,那些比较有名的近代活跃在上海的宁波帮商人中,相当一部分是从舟山定海出去的。舟山徐正国博物馆内藏有一本1936年出版的《上海工商人名录》,书里登载定海人有数十名之多!在定海古城,现在还留有一些定海商人的故居。

自康熙1688年分置定海县后,宁波府下辖的鄞、慈、奉、象、镇、定六县就成为后人划分“宁波帮”的依据。原籍定海的知名“宁波帮”商人就包括了赫赫有名的朱葆三、周祥生、刘鸿生、安子介、周亦卿和董建华的爸爸董浩云等等。

实业家刘鸿生,以经营开滦煤炭起家,后将资本投资火柴、水泥、毛织等行业,被誉为“中国火柴大王”和“毛纺业大王”;董浩云,中国东方海外货柜航运公司创办人,中国现代航运先驱、"世界七大船王"之一,被誉为"现代郑和"。

定海人朱葆三,中国近代银行保险业资本家。历任中国通商银行总董﹑宁波旅沪同乡会会长﹑上海总商会会长等职。辛亥革命后,任沪军都督府财政部长,为上海工商界显赫一时的人物。据说其一封信的分量胜过上海道台(介于巡抚和知府之间的地方长官)的一颗印。


甬舟一体化  正当其时


登上舟山南部诸岛,尤其是晴朗天气,宁波北仑一带岛屿海岸仿佛触手可及。与宁波北仑、镇海咫尺之遥的六横岛、金塘岛,与宁波渊源深厚。据说六横大部分居民的祖先来自宁波;金塘岛居民与宁波方向通婚的很多。以前这两岛与舟山本岛交通不便时,百姓买卖活动多往宁波走,因为那边近、货物也多。1997年8月24日,舟山、宁波两地的20余位文史研究工作者到六横台门悬山岛实地考察,并在此举行张苍水蒙难地学术研讨会。今年金塘梨花节的文艺演出团队,就邀请宁波演员过来;六横人对于和宁波梅山、柴桥架跨海大桥,夙愿已久,望穿秋水,现在宁波这边终于动起来了。甬舟铁路前期正紧锣密鼓。

“甬”结同心、风雨同“舟”。近年来,随着宁波舟山港一体化、甬舟跨海高速开通,宁波与舟山的经济文化交往日益增多,民生公共服务同城化步伐持续推进。尤其是随着“宁波舟山一体化”写入浙江省政府工作报告,甬舟两地高层互访、民间交流更加频繁,无论是教育卫生合作、港口项目开发,还是旅游产业协作、生态流域保护等,各个方面均有较大动作。舟山人喝的水,相当一部分还是从宁波这边通过海底管道输送的呢。
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