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伪时期衢山岛黄泥坎村瘟疫事件追踪
日伪时期衢山岛黄泥坎村瘟疫事件追踪

作者:翁志峰  发布时间:2020-12-10   浏览次数:

此事发生在日伪时期,岱山县衢山岛黄泥坎村。当时离抗日战争的结束已经很近了。随着美军在太平洋战场上的节节胜利,日本帝国主义的失败已成定局。然而穷途末路的日本侵略者,还想继续负隅顽抗。在这样一个背景下,1945年2月29日,即农历正月十七,黄泥坎村来了三个日本兵。

黄泥坎位于衢山岛东南端,濒临岱衢洋。该村因沙滩背靠一堵高十多米、长几十米黄泥壁而得名。村中一个山岗隔开两个自然村:岭上的叫上黄泥坎,岭下的叫下黄泥坎。两处共有35户人家,130多个人。

再说这三个日本兵到来后,主要察看了下黄泥坎的地形地貌,包括那儿的海港、山头和水井等。为首的一个日本兵叽哩哗啦说了一阵,然后翘起了大拇指,其余两个鬼子也频频低头,看来他们对这个地方比较满意。之后,鬼子兵走进村中唯一住瓦屋的许纪生堂前间。一向外人罕至的偏僻山村,见陌生人到来,一些大人和小孩怀着好奇心来看热闹。这些日本人向围观者分送香烟和糕点,“太白糕, 咪西,咪西”。末后,向村东北面的马足方向走去。

第二天下午,一艘登陆艇开进了下黄泥坎岙口,停靠后走出10多个全副武装的日本兵,进驻许纪生堂前间。带队的是个胖胖的、嘴唇翘得老高的鬼子,看来是个小队长。翌日,衢山岛匪首王少冰派翻译李同林和伪保长传下令来:限下黄泥坎所有村民,三天内一律搬迁,过期不搬全部死啦死啦的。平日宁静的山岙,顿时祸从天降,人们吓得魂飞魄散。可怜的下黄泥坎人,只得扶老携幼,挑箩提筐,离开故地四处投亲靠友。

没几天,又来了30多个日本兵,装上发电机,在老百姓搬出的房子里都拉上了电灯。日军把下黄泥坎划成禁区。在港口边、祭祀山岗和一条出入路口,设了三个岗哨;在港口外蓑衣礁附近,放了两只“鼓筒”(航标)为警戒线,禁止所有渔船和岛民随便进出。

农历二月上旬的一天,几只炮艇拖着四只大驳子船,从上海方向载来大批民夫,有青壮年的,也有年老的;有穿破旧棉衣,也有穿长衫的。走上下黄泥坎沙滩集合时,黑压压一片。此时,天空还飘着雪花,刺骨的西北风呼啸着从他们的头上掠过,老天不知是为他们的不幸而呜咽,还是助纣为虐,使得这些飘洋过海、饥肠辘辘的民夫,更是苦不堪言。日军把他们赶入老百姓家,民房不够,又搭了四五间芦片工棚。

这些民夫来此干什么?原来1945年初,侵华日寇已感到战争失败难以避免,开始作后路打算。先期来黄泥坎的日寇,正是奉驻上海日本军事指挥部之命,强拉民夫,在此修筑地下坑道,以备上海日军撤退到此负隅顽抗。他们所以看中下黄泥坎这块地盘,一是地形好,村子处在狭长的峡谷之中利于防空;二是海港水深,军舰易停靠;三是山高水长,水源充足,妄图长期固守。

日军的到来,不仅黄泥坎村民大祸临头,周边村庄的百姓也遭了殃。这些日军平日除了站岗放哨外,就是睡觉、玩牌、酗酒,并到附近村民家捉鸡、鸭。不少妇女遭日寇强奸,小龙潭村有一名妇女遭轮奸后死亡。

据民夫向上黄泥坎人透露:他们多数来自上海浦东,还有少数从无锡、南京、天津等地来的。有父子的、叔侄的、兄弟的,都是被日军捉来的,共1000多人。

日军派工头监管,强迫民夫开山凿洞,打石块,敲石头,做泥工、木匠等等,整天超负荷劳动。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,建成简易码头一个;沿海边石崖,开凿出用混凝土浇铸的70米长可开军车的隐藏坑道一条。另外,还建成深20米、阔5-6米的坑道仓库一只,山洞4只(其中一只当时坍方), 日军住室和食堂7间,饮用水柜2只。

这些民夫住的是村民草屋,门窗不全,墙壁裂缝。睡的是用毛竹支起来的“白鸽笼”床,无蚊帐,缺席子,少棉被。吃的是霉米饭、榨菜、萝卜干。穿的破破烂烂,长袍短套。民夫们累死累活地劳作,却过着牛马不如的生活。

春去夏来,天气转热。由于岙小人多,遍地剩菜馊饭,到处大小便,臭气熏天。白天苍蝇飞舞,夜晚蚊蚤叮咬,加上营并不良,民夫体质都非常虚弱。到了农历五月底前后,民夫当中发生瘟疫,不久,因群居相互传染迅速蔓延。日军怕瘟疫传染到自己身上,竟把患病民夫一律驱赶到上黄泥坎和老百姓住在一起。这些病患者,头发长得像囚犯,衣裳油腻腻,虱子满身爬,不管要吃与否,一日三餐都是稀粥。因为无医无药,他们只得卧床呻吟,坐以待毙。每日都有民夫死去,许多还没断气的民夫也与尸体一起被拖出去活埋,其悲惨情景,让人想起了人间地狱。

在这次瘟疫中,上黄泥坎遭了殃。 16户人家, 84人,死去24个。村民赵信根一家10人,死一半;赵阿岳一家8口,死5个;邱阿根家中7人,死去4人,邱阿根病垂昏迷,

已穿好衣服,后苏醒过来,家人把他抬到深山冷岙里,在帐篷里露天野宿了半个月,才死里逃生;赵阿信帮民夫抬棺材,第二天倒毙在水缸边。最后,岙里连抬棺材的人也没有了,真的是:关门上锁人逃奔,合村萧瑟鬼唱歌。

到农历六月中下旬,瘟疫才逐渐停止。1000多民夫死亡大半。死在下黄泥坎的葬在该地的祭祀山岭上,死在上黄泥坎的葬在小套山坳。死者一部分有简易棺材,大部分是用几片芦席裹着,三三两两合葬在一起,坟墓低矮,形似一座座馒头山。

1945 年8月6日,我国各地抗日武装向日本侵略军发动企面大反政。14日,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。19日,日军从黄泥坎撤退。幸存的民工们才跳出鬼门关,脱离地狱门,踏上了回归之路。

如今,黄泥坎祭祀山岭和小套山坳埋葬民夫的一座座“馒头坟”早已成为荒野悲冢,并且经过几十年的雨淋水冲也越发低平。有的因为棺板散崩,泥土塌沉,坟顶上露出了大大小小的窟窿。每当清明节来临,岛上村民纷纷上坟祭祖。而这两处没有坟碑的无名氏荒冢土坟,一无亲人扫墓,二无祭奠哭声,三无纸幡飘扬,凄凄冷冷,只有那岱衢洋的波涛声和荒岭上的松涛声似乎在为他们悲鸣,控诉着日寇的罪行。
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